德育之窗

您所在的当前位置: 德育之窗> 学生园地

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关系探讨

作者:学生处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7-03-23

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关系探讨
[内容摘要]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关系,在法学理理论中有较多的论述,由于我国受长期封建思想影响,一直有着“重实体轻程序”的倾向。而近些年来,随着法治社会,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口号不断出现,在学理界又开始注重并更强调程序正义。本文从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含义及特点出发,从价值取向方面、法律理论、与道德关系等方面对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不同点及联系进行分析比较,阐述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两者的关系。司法实践层面上,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都具有独特的重要意义,进而需要在完善法律体系的进程中使两者都得到合理的平衡。
[关 键 词]程序正义 实体正义 价值取向
“正义”一词源自于拉丁语justitia,由拉丁语中“jus”演化而来。在英文中,justice一词,具有正义、正当、公平、公正的意思。在我国《辞海》中,关于正义的解释是对政治、法律、道德等领域中的是非、善恶作出的肯定判断,一般与公平、公道、正直、正当等相联。从法律角度来讲,正义是人类社会普遍认为的崇高价值,是对公正、合理的观点、行为、活动、思想和制度的一种价值取向。但是在不同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下,不同的社会阶级具有不同的正义观。一般而言,衡量正义的客观标准是这种正义的观点、行为、思想是否促进社会进步,是否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是否满足社会中绝大多数人最大利益的需要。正义最低的内容是,正义要求分配社会利益和承担社会义务不是任意的,要遵循一定的规范和标准。
一、程序正义的含义及其特点
程序正义被喻为“看得见的正义”、“活生生的正义”,是指从事法律行为做出某种决定的过程、方式和关系能够公正、公平的对待。程序正义的观念,最早出现于十三世纪的西方的英国普法制中,后在美国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根据英国普通法,法庭在对任何一件争端或纠纷做出裁判时应绝对遵循“自然正义”原则。按照这一原则,任何人均不得担任自己的诉讼案件的法官,法官在制作裁判时应听取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这两项要求被用来作为法官解决纠纷时所要遵循的最低限度程序公正标准。“自然正义的这两个要求都是有关法律程序本身正当性和合理性的标准,实际上构成人们所公认的程序正义观念的基本内容。美国联邦宪法第五条和第十四条修正案确立的所谓“正当法律程序”条款,也构成了对程序正义观念的承认和保障。根据美国学者和联邦最高法院的解释,正当法律程序可分为“实体性正当程序”和“程序性正当程序”两大理念,其中后者涉及法律实施的方法和过程,它要求用以解决利益争端的法律程序必须是公正、合理的。”[1]通俗的讲程序正义是怎样实施法律原则与规则以及当这些原则与规则被违反的时候如何加以处置的问题。
程序正义具有两大特点,第一,程序正义具有独立性,主要表现在程序正义相对实体正义具有的独立价值而言的诉讼程序内在的,本身固有的特点。即通过对规定程序当事人的主体地位,权利义务,操作方式,从而确定理性和选择自由的范围,从而排除外界的干扰来保证公正的裁决。第二,程序正义具有稳定性。程序正义往往表现于程序规则的适用上具有较强的稳定性,使得诉讼双方当事人平等的参与到诉讼过程中。如在法院主持下的调解,必须征得双方当事人的同意下尊重当事人的意愿,法院方可以调解的方式结案。
二、实体正义的含义及其特点
实体正义被喻为“看不见的正义”,是指“关于制定什么样的原则和规则来公平、公正地分配社会资源的问题。”[2]我认为实体正义也就是在法律创制所规定的内容体现公平、公正,是一种终极状态必须得到实现。通常指法律实体权利义务分配上的正义,包含着法律对社会生活权益与责任的分享。它强调结果的正当性、合理性及道德性。
实体正义也具有其显著的特点,第一,实体正义具有强调结果正当性,合理性,符合道德性。其要求社会资源分配能够满足大多数人利益。第二,实体正义具有不确定性。这主要是因为实体正义只能在法律范围内追求正义,一般不能脱离既定的法律或超越现有的法律追求现实生活中的正义。在司法实践当中,实体正义通常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案件事实的认定,另一方面是在案件事实认定的基础上进行正确的适用法律。在这两方面所具有的不特定性带给实体正义也具有不确定性。
三、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关系
(一)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区别
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自然有很多不同点。笔者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比较分析两者的不同点。
首先,从价值取向来看。程序正义追求的是在从事法律行为做出某种决定的过程、方式得到公正,也就是追求的是一种过程中的公正,即是否符合时间先后顺序、是否符遵守相应的条件、方式,履行相应的手续和按相应的步骤办理。实体正义所追求的是一种法律结果上的正义,即结果体现出公平、公正。其次,从法律理论范围来看。法学理论,把法的运行归结为立法、司法、执法和守法。从广义上讲执法又包含司法,所以法的运行程序包括立法、执法和守法。所以我认为程序正义是法律执行与适用中的正义,它的评价标准与执法的评价标准相吻合。而实体正义是法律创制中的正义,也就是立法中的正义,而实体正义的评价标准与立法的评价标准相吻合。再次,从正义与主体利益关系来看。程序正义所关注的是从事法律行为做出的某种决定过程、方式能够公正、公平对待。换句话说它所关注的是执法过程中能否依法办事,能否依程序办事,该回避的是否回避,该获得平等抗辩机会的是否获得。以及当这些原则与规则被违反的时候是否按照法律规定得到处置。实体正义关注的是人的权利与义务是否能按照良法所创制的模式得到充分的分配,以及分配的好坏,是否实现最终的公正。最后,从与道德关系来看。“实体正义往往有具体明显的道德属性,我们总是习惯于用内心、良心道德的评价标准来衡量一个案件的判决结果是否正义,如果这个案件的判决已经最大限度的发现了事实真相,还当事人以公道,那么这个案件是真、善、美的,否则,这种案件的判决就是假、恶、丑。”[3]相反,程序正义没有明显的道德属性。
(二)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联系
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是相辅相成的,这两个方面是紧密联系的。程序正义为实体正义服务,实体正义是程序正义追求的目标。随着人们对法律的尊重与信任,人们在遇到法律纠纷,很自然的寻求法律途径来解决。从这一点上我们说实体正义充当了程序正义的手段。我们不少具有影响力的案件都是通过广大普通民众的影响,程序的重新启动也是再次受到普通大众的影响。这一点上讲很明显程序正义充当实体正义的手段。两者不是相对的,而是辩证统一的。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是互为目的和手段。程序正义是为了更好的保障实体正义,程序正义是权利义务实现的合法方法或必要条件,正当的程序能促使权利被实际享受,义务得到切实履行。程序正义通过权力的约束和控制来保障人权,通过权力制约来实现实体权力。程序正义能够保证纠纷真正得到解决,从而真正实现实体正义。
四、结语
法律的正义包括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要追求完全意义上法律正义,必须把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都统一起来。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基本要求所产生,也正由于它们各自的基本要求又使得其有着紧密的联系。长期以来我国受传统封建思想的影响,一直重程序正义而轻实体正义,目前我国正从人治转向法治社会时期,在这个过渡阶段应把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都重视起来,把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在司法实践层面上,由于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都发挥着不同的重要作用,都具有其独特的重要意义。因此,不论在立法、执法、司法都需要树立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观念,把这两者都重要的观念树立起来并在推进法律体系的进程中做到两者的合理平衡,只有这样才能创造良好的法律氛围,才能有利于法律制度的有效构建,才能确实有利于构建“和谐社会”,才能更有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
[1]陈瑞华.《程序正义论》.载北大法律信息网
[2]张文显.《法理学》.[M]第二版P412
[3]张喻忻 周开松 覃志军.《对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法理学思考》[J].江西社科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