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当前位置: 教师风采> 教师论坛

林 林:我校语文教研采访记

作者:chengbaosha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1-13

有匪君子   如切如磋

——我校语文教研采访记

策划、主撰、摄影 :林 林

不论我们来自何方,不论我们年龄几何,语文,早已成为我们生命的一张名片。——题记                                                            

说不清是怎样开始的这次采访,是单纯地好奇,或只是一时兴起。从最初玩笑似的调侃到后来的真诚流露;从最初手忙脚乱的抓拍,到后来剪辑配音录制,在这个过程里,有叹息,有大笑,有沉思,有彷徨;有拈花不语,有金刚怒目;有对语文应试现状的忡忡忧心,也有对精神家园的固守与展望。

慢慢地,便有一份敬意洋溢心间。

所有的采访都围绕一个问题:你在语文教学中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这里有初登讲台的可畏后生,有孜孜以求的名师新秀,有经纶满腹的沉潜之士,我们相互闻问,彼此致意,在切磋琢磨中提升进步。张九龄《感遇》诗曰:“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语文对我们而言,便是这林间最清明的风,不如让我们自己来倾听,感受这份活泼喜悦,感受这一派教学的霁月光风。

贾子进老师:回顾自己四十年的语文教学,感受最深的是语文学科的地位很尴尬,语老师的教学很难,就学科的环境而言,学校的领导到班主任,对语文教学都不太重视。或者说他们都希望平时用很少的时间,而在考试的时候却能够拿到高分。就拿课外学习的时间管理来说吧,很多学校给语文学科,给学生做语文作业的时间往往只有某些学科的三分之一。前几天我到其他学校去听课,还听到这样一件事,他们已经把高一语文的课时数,由原来的每周六节砍到了每周三节。就教学工作而言,语老师备课辛苦,批阅作业,或者批阅试卷更加辛苦。总而言之,语文教学难,教好语文更难,想做一名优秀的语老师,尤其是要做好一名优秀的高中语老师很不容易。

 牟艳娟老师:事语文教学的十多年间,确实感觉到了辛苦和劳累。开始时,觉得语文教学应该是徜徉在优美的文字海洋里,去品春花秋月,去品人情过往。但慢慢地发现,我们现在把语文课分解成字、词、句、语段到篇几个部分,就像把很美的一个青花瓷摔破,然后拿出一片来,去欣赏,有种暴殄天物的感觉。(这个观点很对)当然,我们现在保证成绩的基础上,亦尝试着把语文课上得有文学的味道,并一直在努力。

金卓鹏老师:作为新老师,我对语文教学的感受不是特别深,困惑却不少,每次上完公开课,听老师们的评课,听别人的公开课,再听老师们的评课。听多了之后,越来越觉得自己不会上,不知道该怎么上。

    杨英老师文老师一定要热爱生活,这是我感受最深的一点。生活中有很多东西是值得我们用心去感受的。就我个人来说,比较喜欢在生活中营造一点美的感觉。种种花,弹弹琴,会让我的心灵有一种内在的充实的美。第二点我觉得语文老师要有一种精神的坚守。在这样一个信息泛滥,崇尚技术的时代,我们语文老师适当的时候要埋首于故纸堆,多看一点书。多看书对我们教师这个群体素养的提高,对我们视野的扩大和见解的完善,都是很有用的。但是我们现在很多老师都太忙了,太累了,没有时间看书。我非常希望我们教育行政部门可以少给老师摊派一点除了教学以外的其他的一些杂乱的事务,可以腾出些时间认认真真地看看书。第三点我觉得语文老师尤其要注重基本功。现在我们很多人都不太会写字,或者说写出来的一些字都感觉不太像,这是很多人的切身体会。所以我们要加大笔头工夫,要写一手好字,如果我们可以在黑板上写一手比较漂亮的字,对学生的影响会很大。以后他们毕业走出去,回想起自己的语文老师教给了什么给我们的时候,一些课文或者知识点可能都很淡漠了,但他们永远会记得你在黑板上的那一手好字。另外,我们的笔头表达,我们的口头表达,如果我们自己都能做得好一点话,可以更好地做到言传身教,对学生的影响和改变也会大一些。

胡南益老师:顾自己这么多年的教学,匆匆走来,碌碌无为,没有什么成绩。究其原因,正如像现在社会上有些人所说的,“今天所做的事情,明天还要去做,这叫职业;今天所做的事情,明天还很想去做,这叫事业。”而我对语文的教学,充其量只能是叫职业;甚至有时还认同有些人所说的,上世杀猪,今世教书;上世杀人,今世教高中语文的抱怨。带着这样的情绪去教书,是教不好的,正如有些学生不喜欢学习,那你说能学得好吗?我想说,不管你学历有多高,资质有多好,如果你不喜欢语文的教育,那你是不能教好的。大家也都知道,语文教育界的泰斗钱梦龙老师,他是初中的学历,但是他对语文教育的那一种热爱,那一种痴迷,,那一种孜孜不倦地去探索、追求的精神,使他有了今天的成就。总之,我想说,对语文教育感触最深的是,你想把语文教好,就要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对语文教学的热爱,有了这种情感,你自然就会去追求,就会去探索,你就会成功。也许有人会说我讲得,但是我总觉得这是教好语文的根。  

郭明恩老师:感性和人文性,课堂教学到底是把人文性体现出来,还是把方法教给学生就好了?我认为人文性应该更加重要,语文课堂要多一些人文的味道。如果课堂上就讲讲工具性的东西,教给他们一些方法,那么《诗经》是不是只要把风、雅、颂,赋、比、兴讲完了,其他的都可以不讲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颜飞群老师:这个确实是语文教学中一个比较矛盾的地方。高一、高二上课文,我觉得我们更多地会以人文性为主,但到高三复习阶段,又会觉得方法性的东西很重要。所以会导致在高三教完回到高一的时候,常常带有很明确的目的去教。好在教了一段时间后,会不自觉地更多地在乎课文的主题、内容以及人文关怀。

   陈邦明老师:语文教学主要的是要抓住两个点,一是切入点,二是立足点。首先,要根据单元教学的要求,确定一个比较合适的立足点,然后根据文本的实际,找准一个切入点。 

   胡若瑶老师:语文教学要尽量贴合生活实际,让学生感同身受,在听师傅胡南益老师上课时,印象最深的是他经常会联系实际,这样做,学生就更加会多一些感悟,更能领会作者在文中所要表达的一些思想。

   应韵胜老师:如果遇到一些真正好的作品,可以和学生一同去欣赏,那真的是一种享受。语文课堂中就要多上文学性比较高的作品。在语文教学中我会时常提醒自己不要把语文课上成其他课,要体现语文的特色。让学生学会欣赏语言,是语文课堂真正要做的事情。我们不仅在教语文,我们也关注孩子心灵的成长,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在倾听与交流中充实自我。

   黄芳艳老师:我感觉现在的学生喜欢你的课,更多的是喜欢你的声音,喜欢你说话的激情,喜欢你的笑容,大部分的学生还是带着非理性的因素来喜欢你的课堂。大部分的学生还是处在喜欢和不喜欢之间,他们多多少少还是受到高考指挥棒的影响。真正喜欢语文课堂的人,是非常少的。真正喜欢语文的人,是课后会来和你探讨的人。我感受最深的一点是,真正的语文在课外。当学生课外来找你探讨的时候,这是非常能触动你的心灵的,因为他们涉及到的很多领域,甚至是你都不曾了解的。所以我也是秉承着一个学习者的态度和他们交谈,谈及人文、文化、人类,甚至是人性等一些很深刻的问题,有时你都根本没办法解答。这个时候,我就越发地感觉,作为一个老师,你的知识储备应该很渊博,正如那句名言所说的一样:要给学生一碗水,教师应该有一桶水,不,教师应该是一个活水源!然而,其实这个是非常困难的,我们自己也一直在学习中,活到老,学到老。那怎么面对学生呢,不光光是你把你知道的教给学生,而是要教会他们怎么样在生活中找到语文,利用他自己的工具,利用他自己的方法、途径,更多地去享受语文。在这两年多的语文教学中,课堂外的语文,跟学生交流的这个过程,让我很享受,这也是我现在越来越喜欢语文教学的一个原因。

    金发广老师:语文教学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莫过于读到一篇非常好的文学性很强的作品。文学性的东西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人内心的一种文化上的、精神上的、灵魂性的需要。对我来说,文学首先要先满足我自己,然后我才能去引导别人阅读,跟别人一起分享。在文学作品中,我又偏爱散文,尤其是自言自语式的散文。比如史铁生的《我与地坛》,文章写得好啊,好在哪里呢?它在一种非常平静的叙述中,饱含着浓郁的抒情,在浓郁的抒情之中又藏着深层的理性思考,在理性的思考中又有对生命的终极关怀。对这篇文章的教学,我不仅关注教材上截取的那个片段,也会把视野指向史铁生的其他作品。虽然教材指定我上两个课时,但我在这么多年的教学中常常会把史铁生的散文上到六到八个课时,目的就是让学生去明了怎么样去平静地叙事,在叙事当中怎么样把抒情的东西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抒情不应是浅薄的抒情,它要有对生活理性的思考。文学说到底是“人学”,是生命的东西,所以引导学生去了解生命的终极——死亡的思考。这一点,我们中国一直以来在教育,有两个出发点,一是关于尊重生命,热爱生命;二是做人道德完善的教育。自然,我们当下的教育还融入了西方的两个重要理念,一是对知识、技能的获取,二是对真理的探究。

一身静气,一颗素心。

这,便是我们可爱可敬的同事。

在这个群体里,我们知之好之乐在其中:有时候,我们观念相悖针锋相对,却又在碰撞中相生相成;有时候,日复一日匍匐在一张张试卷、练习之上,我们也会有黑云压城风雨欲来,寂寂天欲暮的伤怀;但我们依然心怀襟抱,远瞩高瞻,想要和学生们一起共享诗书文明。

毫无疑问,我们都是语文教学的有心人。

“心”是什么?

“心”左右的两点,一边意味着输入,一边意味着输出。

“心”绝不仅仅是一个器官,一个输血器,我们所有的快乐、悲伤、欣喜、愤怒、痛苦、沮丧,都在里面。我们一方面在接收纷繁世界给我们的印象与感受;另一方面,我们也是在思考在表达在传递我们的思想情感。

同样,我们的语文。它不是单纯的知识,不是辅助的工具,不是逻辑的推演,它包含了这些东西,但又不单纯是这些东西。语文要更精细、更丰富、更微妙、更恍惚、更广博浩大,因为它是所有学科中最关乎心灵的一门学科。

《红楼梦》里,林黛玉进贾府,作者写了几千字,才最后让林黛玉站定在贾宝玉面前,进入他的视线,走入他的内心。前面的几千字,都是铺垫。我们的一生,也要经过许多无聊枯燥的时光,才能真正体验到短暂的快乐。同样,我们的语文课堂,也会有许多平淡枯燥的时刻;但是总会有那么短暂的时刻,我们把学生引向情绪的高潮,思想的灵光,甚至是心灵的洗礼,这就是我们的快乐。

如果你问我在语文教学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我要说,有这样一群教师、朋友、同道,在课堂内外,相濡以沫,守望相助是我觉得最美好的事!

以上内容系厉霞、杨英两位老师根据视频实录整理, 2015.05.22.

 

本文刊登在《永康一中报》2015年第四期(总第25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