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当前位置: 德育之窗> 学生园地

胡浩通:横渡的捷径

作者:chengbaoshan 来源:《永康一中报》 发布时间:2014-11-24

横渡的捷径

高一(1)班  胡浩通

八月九日,钱江平缓低落。千人横渡,气压江城。岸上等待下水之健儿摩肩接踵,人头攒动。已下水的人,身后都系有游泳器具,千百相连,宛如一条龙灯为人所抬,蜿蜒过江。

那光头,稍矮,额头泛起皱褶的中年人是谁?他便是带我横渡的陈师傅。待我俩下水,却见“龙灯”已直朝对面上岸口游去。我紧随陈师傅,不敢偏离过远。不过多时,我侧望江面,却已发现“龙灯”已离我们数十米远,记起陈师傅岸上教我的游泳经验:“垂直江面向前游”,便不多问。但当过半江时,已距大部队百米远,便心生疑惑:下水时,分明记得大部队是朝下游的上岸口游去,而我们直游已离之甚远。浪渐渐变得大了,师傅见我停下,便招呼我向前,别管他们,心想一位横渡过长江的老手应不是寻常人可比。人在水中跌宕起伏,较为费力,这种横渡不是在静水中可体验到的。后半程最为费力,陈师傅两三次放慢速度等待落在后面的我。但我感到一种孤单袭上心头,并非陈师傅不等我,而是相比于离我们很远的连成红带的一千多人,我们俩加上后面的寥寥几人实在如牛之一毛。让我放缓游速的不仅是浪,生理的乏力,更多的是心理的恐惧。这时陈师傅欢愉地叫嚷着:“看,大部队最前面的人已被冲到上岸口下面好几百米的地方了。看看,我们游得不错吧。”我透过有雾的泳镜大致能分辨出我们所处位置是在上岸口上游十几米,而大部队却已在上岸口下游数百米远,便欣慰地点点头。

一会儿之后便上岸了,望着曲折而上的千人,一阵惊讶。可回想起他们之所以游成这般,恐怕是他们心中直向目标作的怪,因为他们没有顾及水流对人的冲击力。可笑那些眼睛直瞪目标的人落得与目标相去甚远的地步;可悲那些急功近利之人最后铩羽而归却不知何故;可叹那些信誓旦旦的人最后一声不吱。横渡就像追逐成功之路,下水时直指上岸口,便易在游泳途中几近狂热,毫无理智,终究在上岸口下游处到达。常听大人说,伟人在小时候便立下豪言要当什么,要做什么,我并不认同。让人在小时候确立人生目标然后为之拼搏,一是小孩不知道人生目标的慎重性,就如连横渡长江抑或是钱塘江都没弄清楚怎么敢下水;二是确立目标后在拼搏过程中不易考虑其它,正如横渡时未考虑水流。每闻有小孩说将来要做什么,我只当是戏言,因为他还没有到发表这一伟誓的年纪,(不过)当作为他幼小心灵的梦想却也无妨。

“横渡时向前游”,这是出自多么有经验的老手之口。聪慧的人不会选择看似简单的道路,因为那到不了人生目标。只有勇往直前,心无旁骛,走的才是最近之道。而那些选了看上去径直道路的人却走了弯路,不禁想起有人教导我:“所有捷径都是弯路。”只有走正道不怀侥幸才能不绕弯路。

                                    (指导老师:林 林)

                           (本文发表于《永康一中报》2014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