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当前位置: 德育之窗> 学生园地

周文彬:看重自己去成功(外两篇)

作者:chengbaoshan 来源:《永康一中报》 发布时间:2014-11-24

看重自己去成功(外两篇)

                   高二5)班 周文彬

想来这真是一个警句。前四个字“看重自己”是从一篇文章拾得,后三个字“去成功”是一句伊斯兰教语。这七个字的融合似乎激荡出一片天地,为我们拂去心灰与失意,给()我们点燃生活的信心。

小时候总听大人们讲“儿童是祖国的未来”。那时候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含义,只是听得多罢了,甚至还以为大人们只是说说好听而已。但随着年岁的增长,自己肩上的担子又一天天地重起来,这才渐渐领悟到这句话的真意。吴敬恒先生有一篇《国父的幼年时代》,开头就说:“我们人活在世上最要紧的就是自小就要看重自己。”相信自己,看重自己,唯有肯定自己的人,才能获得成功。流沙河也曾在《回望流年》中写道:“你可以自得,但不应自傲;你可以自守,但不应自卑;你可以自爱,但不应自恋。”细细品味一番,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伊斯兰教的一句话“去成功”总令我有很深的感触。我们不能成功,常是因为自己不去努力争取,以为成功是可遇不可求的,即使努力的人,也总认为成功未可预卜。岂知命运是由我们创造,只要积极奋斗就能成功。西方有句名言:伟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认定自己必须伟大起来。”我们也可以讲,成功者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去”成功了。

看重自己去成功,虽是七字箴言,实际却表现了积极进取,肯定自我的精神。在现代竞争激烈的社会,人会受伤,会孤独,这其实更是一种心理支撑。

保罗·奥斯特的小说《幻影书》引用了夏多布里昂的一句话;“人不只有一次生命,人会活很多次,周而复始。”便是此句的延伸。

生活没有彩排,人生也没有彩排。总会有些时候,满心期待换来的却是失望,努力了好像还是看不见希望。你甚至一度认为,没有人比你更不容易了。每当这个时候,你都要在心底响起一个声音,清晰而坚定地“看重自己去成功”,再一次为成长积蓄力量,再一次只为追逐梦想更近些,再一次拼尽你所有的动力。每一次的成功都是一个旧的自我的离开,一个新的自我的诞生,我们终会在逆境中汇聚起再一次的勇气。再一次选择责任与担当,再一次“看重自己去成功”。

青春容颜,飞扬飘逸。在生活中多一些热情,少一些灰心;多一些创造,少一些消极。时时刻刻看重自己,抬头挺胸。透过朦胧的月亮就能看到灿烂的太阳,这便是青春之定义,生命之风景。

三尺之外,修篱种菊

    林徽因曾说;“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处事三尺之外,既保持远的态度,往往能凌驾于事物之上,不会深陷其中。远人者,皆明事理者,远事者,皆淡然超脱者。

    画,放远看,常更美;山,站远看,常更幽;对名利看得远,就能潇洒;对小人敬而远之,则能少烦扰;将思想放得远,就能洞察事物;将心放得远,就能免去许多忧虑。

    远的心态,往往需要难以言状的自我控制力和不羁世俗的态度。陶渊明有首诗,前四句是: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而他也是真正践行了“心远”之人。五柳先生,爱菊隐逸,面对世俗喧嚣,他仿佛是隔绝尘世的仙人,隔着一层虚缈的轻纱,他能看到人间疾苦和纸醉金迷的生活,而又能将自己与其划出明显界限,既知晓自身处境又能独善其身。陶渊明这种远的心态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渊博广大,明晰事理。不为五斗米折腰,不失自我。心有多远,世界就有多大。

    我们常说,朦胧是一种美。若是少了事物中间一层薄雾,朦胧美也就荡然无存了。中国俗语中经常出现“窗户纸”一词,“谁也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我们不知道这背后的一切。

很多时候,过分靠近,会大失所望,直陈心曲往往会陷入直白浅陋,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变一种方式,远远地驻足,风也好,雨也罢,远观才能让事物摇曳多姿。

三毛在《蓦然回首》中写道,自己与恩师顾福生见面时万分忐忑,以至于即将见面时竟希望离开。直到见面那一刻,才发现恩师并非二十年前那副高大潇洒的模样,脸上也多了许多风尘。三毛对恩师敬重有加,无论顾福生何等模样,她依然敬爱他。这不也说明接近换来期望,期望带来失望的道理吗?

有些事,我们不必说得太明白;有些人,我们不必懂得太真。对于生活,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三尺之外,修篱种菊,不骄不躁,不悲不喜。当我们站在生活之外世人皆醉我独醒;当我们远离纷繁,内心平静,能安稳生活;当我们能说;“隔着一段距离,远远地,我看到了……”时,“远”的大义,我们已了然于心。

生活中心,雾霭、风起、雨落;我的菊园飘香,天晴,高远。

人生在世,近娱乐,近声色皆易,唯独这个“远”字,能做到的实属不易。

(本文发表于《永康一中报》2014年第8期)

舞姬­­——荷韵

   “我愿为莲,心如明镜,我愿用我一生的时间看守一池清水,风也罢,雨也罢,只求无尘无埃,无愧无尽”——席慕蓉

莲荷,以其内在高贵品质动人。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钟情于荷,荷韵何其洒脱。每次看荷,获得的是不同的心灵感悟。

春夏之交,荷苞欲放这是生命对世界的窥看。她粉粉的,淡淡的,文文的,雅雅的,仿佛永远是十五六的年纪,不管是在明亮的阳光下,或是在清风细雨中,她婷婷于岸畔又隐隐于水底的那些神秘莫测的艳影,都会使人心醉神迷。倘若斜风带过,满池荷花倾覆,摇动出另一番情趣:荷叶微颤,却是稳稳地托着花骨朵儿,浅绿缀以粉红的装扮。偶尔栖有一两只蜻蜓,树荫,泉水,荷叶……无限想象在此交集。荷是自然而空灵洒脱的舞者,以其“出淤泥而不浊其身”的品质舞动出一番属于自己的天地。

仲夏之夜,蛙声积聚起一池宁静,漫步河畔,隐隐闻到荷花的清香气息,待到天明,满池荷花早已悄然绽放。粉红的花蕊矗立在绽开的花瓣中,花瓣很轻,很薄,仿佛风一吹就要散落满地。人们急切地与之合影,我却小心翼翼地不忍占有这羸弱的嫣红,在她们凄切动人的容颜之下,香泪涔涔的愁苦面前,我们没有理由不深深怜惜,在这些极致的绽放里,蕴藏着千年的执着与哀怨。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荷香依旧盈袖,无论外界如何烟霭弥漫,坚持操守,活出自己的精神。

     若遇暴雨突至,秋雨连绵,站成一林舞姬的荷,就如无数玉纤指弹起古筝,那抑扬顿挫,浸透生命高贵气息的缕缕清息,似一朵朵初绽的音符,携着空灵,洒脱的荷韵轻轻飞扬,活得精精神神,活得洒洒脱脱,即使红颜褪去,青春不再,生命的歌也是荡气回肠,掷地有声。

当凛冽的寒风裹着雪片在荷的周围疯狂的咆哮,荷的叶被撕碎了,荷的枝被折断了,荷还是不肯摧眉折腰,还是不肯跪倒在地,冰天雪地中依然屹立着她独立自尊,不馁不屈的铮铮傲骨。这满池的枯荷没有枯,没有死,它完全是那一池碧绿一池嫣红的最高升华。

楚楚动人的荷永远是一首迷人的旋律。穿行在画屏般的荷塘,风吹绿叶送爽,缕缕暗香盈袖。今夜,不知会有谁沉醉忘归在这高雅,脱俗的境地,细拂心尘,静静聆听一次关于生命的诉说?

荷不答,只有被她感动得宠辱偕忘的人才能走进她满载生命的梦中。

指导老师:朱康院)

                           (本文发表于《永康一中报》2014年第8期)